天台的士

可樂帶領我們穿越香港鬧區油麻地,來到一座霓虹燈管包圍的小門,已經深夜,對比熱鬧的砵蘭街,這裡略顯寧靜,一個招牌上面列著價目表,與餐飲店不同的是,它的品項有「俄羅斯妹、中國妹、香港本地、馬拉泰國」等,最貴的俄羅斯妹要880港幣,最便宜的馬拉泰國只要250,霓虹燈管映照著那可憐的,人類物化身體的價碼差距。「我們現在來到這裡,同樣發生過ㄧ起棄屍案 」可樂說道,他是「油麻地兇案導賞團」的創辦成員。
ㄧ位東南亞移民在與情人爭執後殺害了她,在用綿被隨意包裹後,丟棄於我們站立處的後方鐵捲門前,鐵捲門上的彩虹塗鴉看起來格外刺眼。可樂補充道:他們是付不起房租、尚未拿到身份證明的移民,就暫住在天台(頂樓),為何別人樓房的天台可以隨意進出呢?因為這些掛著霓虹燈管的色情場所,徹夜營業,沒有門禁。「香港的無家可歸者不住在街上,而是可能住在天台。」天空在香港是奢侈品,我看著油麻地狹窄的夜空,想起遙遠的里約熱內盧依山而建的貧民窟,裡頭人們所共享的風景視野,與座擁山海風景的豪宅別無差異。
「油麻地兇案導賞團」成立於2016年,用華人忌諱的直視死亡的方式,行走於都市㡳層幽谷,但又是最熱鬧香港街區,帶領人們認識都市生活的真實面貌。不到幾小時前,我還身在HK Art Basel的杯觥交错、衣香鬢影的世界中,趾高氣昂的美麗佳人,牽著男伴的手,用千萬畫素的手機對千萬叫價的藝術品拍照,眼前世界跑馬燈的轉換,從現實生活中擰乾出冰冷殘酷。